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纳指创历史新高后,美股三大指数分化加剧释放什么信号

纳指创历史新高后,美股三大指数分化加剧释放什么信号

图片说明:纳指创历史新高后,美股三大指数分化加剧释放什么信号,。

在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股市大抛售过后,纳斯达克指数仅花了3个月的时间便收复失地并创下了新高。隔夜,纳指涨0.74%,报10131.37点,日线八连阳,创去年11月以来最长连涨纪录。然而,随着科技股一路上扬,美股指表现的分化也越来越明显。纳斯达克指数相对于道琼斯指数和标普500指数的收益率出现了自1983年以来最大的分化,而标普500指数与道琼斯指数之间的收益率差距也是自2002年以来最大的。有分析认为,股指表现的分化可能暗示着投资者对美股的估值逻辑已开始发生了改变。FAANG的贡献自3月份的低点出现反弹后,全球股票估值已飙升至21世纪初互联网泡沫以来的最高水平。其中美股指的表现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尤其是纳斯达克指数。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今年累计上涨了12.9%,而作为蓝筹股指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年初至今则下跌了8.8%,标普500指数今年也下跌了3.5%。三大股指之间的收益率差距很大程度上是由个别科技巨头成分股造成的。由苹果公司、奈飞、亚马逊、谷歌母公司Alphabet以及脸谱网组成的科技巨头FAANG,在最近12个月保持了强劲的涨幅。从今年3月底的股市触底反弹以来,苹果公司、亚马逊及脸谱网的股价已较当时的低位反弹超过70%,奈飞的反弹超过60%,Alphabet也反弹超过45%。这让FAANG对纳指涨势的贡献程度高达40%,对标普500指数走势的贡献程度达到20%,而由于道指成分股只包含了苹果和微软,所以今年的总体表现明显不如前两大指数。Northern Belief的首席投资官布朗(Bob Browne)表示:“FAANG这些科技巨头明显在某一科技领域占据了一定的优势:苹果和微软自有的信息技术体系,Alphabet和脸书在社交通讯上的优势,亚马逊的多元化经营策略。这些各自领域的优势可以解释它们近期带来的回报率。”除了三大指数对FAANG的囊括程度不同之外,股指的编制计算方法也加大了彼此之间的收益率分化。标普500指数作为涵盖范围最广的美股指,它的成分股约占美股市场总市值的80%。而道琼斯指数仅包含30只股票,其中很多成分股都是传统的制造业、运输业巨头。而且道指是以成分股的股价作为编制权重的,这意味着无论道指的成分股总体市值如何,那些股价更高的股票对道指走势的影响力将更大。相比之下,标普500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是按照股票市值加权的,因此市值较大的公司有更大的影响力。虽然标普500和道琼斯指数里科技股的权重相近,分别为27%和26%,但道琼斯指数中的一些科技股并不具备像FAANG那样的发展前景,这一点从它们的股价就可以看出。例如像思科系统公司以及英特尔公司,目前都还没回到2000年网络泡沫时期所创下的高点,思科的股价在近12个月中还下跌了5.8%,而英特尔也仅上涨了0.4%。市场氛围改变:周期性股票被晾在一边道琼斯指数的另一个表现落后的原因在于它包含了较大比例的周期性股票。道指受到的经济周期的影响明显大于其他两大股指。在过去的12个月中,道指的30个成分股中只有6个是上涨的,而仅仅是波音公司在疫情期间的下跌,就已经抵消了苹果、微软、家得宝、Visa、沃尔玛和英特尔这6个成分股的涨幅。景顺集团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胡珀(Kristina Hooper)表示:“这似乎变成了一种市场氛围,投资者普遍认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科技股能为他们抵御很多不必要的波动,工业类等周期性股票基本被晾在了一边,这点也反映在道指的走势中。”在以科技股为主的成长型股票表现强劲的同时,价值型股票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也陷入了麻烦。同期标普500指数的公共事业板块、工业板块均录得两位数的亏损。包括麦当劳、卡特彼勒及Paypal等公司在疫情期间股价一路下跌,尽管最近几周金融紧张环境已有所改善,但不少投资者预计,在经济复苏的过程中股票市场不会出现雨露均沾的平衡局面,股价表现强的股票可能会延续马太效应,并且由于美国总统选举日期的临近,要做好迎接更多动荡的准备。在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股市大抛售过后,纳斯达克指数仅花了3个月的时间便收复失地并创下了新高。隔夜,纳指涨0.74%,报10131.37点,日线八连阳,创去年11月以来最长连涨纪录。然而,随着科技股一路上扬,美股指表现的分化也越来越明显。纳斯达克指数相对于道琼斯指数和标普500指数的收益率出现了自1983年以来最大的分化,而标普500指数与道琼斯指数之间的收益率差距也是自2002年以来最大的。有分析认为,股指表现的分化可能暗示着投资者对美股的估值逻辑已开始发生了改变。FAANG的贡献自3月份的低点出现反弹后,全球股票估值已飙升至21世纪初互联网泡沫以来的最高水平。其中美股指的表现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尤其是纳斯达克指数。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今年累计上涨了12.9%,而作为蓝筹股指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年初至今则下跌了8.8%,标普500指数今年也下跌了3.5%。三大股指之间的收益率差距很大程度上是由个别科技巨头成分股造成的。由苹果公司、奈飞、亚马逊、谷歌母公司Alphabet以及脸谱网组成的科技巨头FAANG,在最近12个月保持了强劲的涨幅。从今年3月底的股市触底反弹以来,苹果公司、亚马逊及脸谱网的股价已较当时的低位反弹超过70%,奈飞的反弹超过60%,Alphabet也反弹超过45%。这让FAANG对纳指涨势的贡献程度高达40%,对标普500指数走势的贡献程度达到20%,而由于道指成分股只包含了苹果和微软,所以今年的总体表现明显不如前两大指数。Northern Belief的首席投资官布朗(Bob Browne)表示:“FAANG这些科技巨头明显在某一科技领域占据了一定的优势:苹果和微软自有的信息技术体系,Alphabet和脸书在社交通讯上的优势,亚马逊的多元化经营策略。这些各自领域的优势可以解释它们近期带来的回报率。”除了三大指数对FAANG的囊括程度不同之外,股指的编制计算方法也加大了彼此之间的收益率分化。标普500指数作为涵盖范围最广的美股指,它的成分股约占美股市场总市值的80%。而道琼斯指数仅包含30只股票,其中很多成分股都是传统的制造业、运输业巨头。而且道指是以成分股的股价作为编制权重的,这意味着无论道指的成分股总体市值如何,那些股价更高的股票对道指走势的影响力将更大。相比之下,标普500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是按照股票市值加权的,因此市值较大的公司有更大的影响力。虽然标普500和道琼斯指数里科技股的权重相近,分别为27%和26%,但道琼斯指数中的一些科技股并不具备像FAANG那样的发展前景,这一点从它们的股价就可以看出。例如像思科系统公司以及英特尔公司,目前都还没回到2000年网络泡沫时期所创下的高点,思科的股价在近12个月中还下跌了5.8%,而英特尔也仅上涨了0.4%。市场氛围改变:周期性股票被晾在一边道琼斯指数的另一个表现落后的原因在于它包含了较大比例的周期性股票。道指受到的经济周期的影响明显大于其他两大股指。在过去的12个月中,道指的30个成分股中只有6个是上涨的,而仅仅是波音公司在疫情期间的下跌,就已经抵消了苹果、微软、家得宝、Visa、沃尔玛和英特尔这6个成分股的涨幅。景顺集团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胡珀(Kristina Hooper)表示:“这似乎变成了一种市场氛围,投资者普遍认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科技股能为他们抵御很多不必要的波动,工业类等周期性股票基本被晾在了一边,这点也反映在道指的走势中。”在以科技股为主的成长型股票表现强劲的同时,价值型股票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也陷入了麻烦。同期标普500指数的公共事业板块、工业板块均录得两位数的亏损。包括麦当劳、卡特彼勒及Paypal等公司在疫情期间股价一路下跌,尽管最近几周金融紧张环境已有所改善,但不少投资者预计,在经济复苏的过程中股票市场不会出现雨露均沾的平衡局面,股价表现强的股票可能会延续马太效应,并且由于美国总统选举日期的临近,要做好迎接更多动荡的准备。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免费做爱日穴_成人无码_国产av成人自拍视频--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纳指创历史新高后,美股三大指数分化加剧释放什么信号

文章地址:http://www.waLLerportaL.com/article/78.html
有关热门【纳指创历史新高后,美股三大指数分化加剧释放什么信号】的标签